服务项目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新闻详情

中国综艺还让多少明星玩过命?

作者:大地网投-大地网投官网-大地网投网站    发布时间:2019-11-28 11:10:36    
  

  年仅35岁的高以翔,以平面模特的身份开始接触演艺圈。在2013年,凭借情感剧《遇见王沥川》中王沥川的角色获得了较高的关注度。

  今天凌晨,博主透露出高以翔在录制节目《追我吧》时猝死的小道消息时,不少网友都不太敢相信。

  由于此前已经有博主爆料了相关抢救细节,声明中“医护人员第一时间展开救治”的表述最先受到了质疑。

  早上七点多,有博主po出自己与疑似节目现场人员的聊天记录,根据记录中的说法,高以翔在1:45左右发生意外后有进行心脏复苏,但在2:30才送上救护车。

  如果博主爆料属实,从晕倒开始做心脏复苏到上救护车,中间有45分钟的空档。

  心肺复苏的黄金时间是三分钟,而《追我吧》节目作为一个“都市夜景追跑竞技秀”,节目本身就是在城市内录制,救护车正常赶来也不会耗费太久。

  《追我吧》节目刚开播时承诺的专业安全团队与医护团队也受到了质疑,由于节目组目前没有给出任何的抢救细节说明,抢救没有做到及时有效,成为了网友们对高以翔死因的猜测之一。

  通过《追我吧》往期节目可以发现,节目本身是通关类竞技类的节目,设计的关卡难度大,需要耗费大量体力,而且基本在夜间录制。

  到最后,还要借助绳索在两栋高楼之间进行速降,运动型的男艺人黄景瑜在经历速降时都忍不住眼泛泪花。

  节目曾邀请奥运冠军李小鹏、邹市明来参加节目,李小鹏作为运动员,在节目中都曾表示太累受不了,可见节目强度之大。

  邹市明在节目中通过关卡时直接跌落到海洋球中,随后出现了腿部抽筋动弹不得,整个人都陷了进去,淹没在海洋球里。

  最后还是宋祖儿陈伟霆等人发现异样,要求进行救助,工作人员才进入池子,在海洋球中翻找邹市明,此时邹市明已经被埋在了海洋球底部,看不见人。

  运动员李小鹏、邹市明都无法carry的节目难度已经足够说明一个问题——这个节目根本不适合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普通人。

  如果八块腹肌、天天健身的陈伟霆、黄景瑜在节目里都累的气喘吁吁难以坚持,普通人进行游戏就相当于挑战极限,撑到最后靠的是意志。

  节目的问题也凸显得一目了然,不合理的节目难度设置对普通人来说并不是激发潜能的挑战,而是威胁身体健康的鬼门关。

  高以翔录制节目的消息传出后,不仅是部分明星的粉丝观察到了节目的难度,希望自己的偶像不再参与这一的录制,广大网友也对节目的设置提出了质疑,劝《追我吧》别再录制的话题直接被顶到了微博热搜第一。

  因项目设置不合理、导致嘉宾受伤的节目不止这一个,再往前数,能盘点出一部中国明星的综艺受难史。

  2013年浙江卫视的明星跳水节目《中国星跳跃》发生过释小龙助理溺亡的事件,根据节目主管的说法,助理的溺亡是因为他独自下水,无人注意。

  在多人在场的现代化游泳馆内溺亡,体现了节目组的管理失职。不论助理是否独自下水,只要泳池正在开放使用,边上都应当有专业的救生员进行看管。

  除了《中国星跳跃》,当时还有类似的一档跳水节目叫《星跳水立方》,两档节目都因明星在节目内多次受重伤引起过热议。

  韩庚在明星当中算是身体素质不错、有舞蹈基础的代表,但跳水毕竟是需要长期训练的高难度竞技项目,轻易地让训练了几个月的明星上场跳水,实在是有些危险。

  看明星们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伤痕累累地进行一次跳水,观众感受到的更多是心疼。如果想介绍跳水运动,这样的综艺节目不会比一场正式的跳水比赛更有效,毕竟后者才能真正地体现跳水运动展现的力量与美感。

  火极一时的综艺《奔跑吧兄弟》中明星受伤的情况也不少见,郑恺颇为心疼地告诉观众,李晨在节目中曾多次受伤,胳膊脱臼过,眉骨缝过针。

  同时,这一节目还设置过许多不合常理的挑战项目来考验嘉宾,有些游戏环节并没有顾虑到明星的身体情况与感受,单纯为了“奔跑吧”的口号,催着嘉宾前进,比如要求明星攀爬四十四层楼。

  跑男还有一个很出名的桥段——让嘉宾用塑料瓶造船,渡过水温15度、水深7米的长江。

  虽然节目中明星没进行任何抱怨,但录制的艰难过程大家都能看出来,明星入水时还没到傍晚,光线还很亮,划船到江中时已经接近天黑,江上倒映着灯光。

  这期节目之前跑男也进行过造船渡河的类似活动,只不过当时是盛夏,即便是落水湿透也不至于冻僵。

  和低温天气过不去的还有《高能少年团》的节目组,在-27℃的雪天安排董子健杨紫体验光脚站在室外吃雪糕。

  这样的体验能够向观众传达什么样的积极讯息呢?光脚站在雪地上不仅没有美感,看起来还很凄凉,让人联想起小学故事里地主迫害长工的手段。

  他们吃雪糕的瞬间,观众除了惊叹一声“还能这样!”“太惨了吧”,只会打个冷战,现代社会真的没必要通过光脚雪地吃雪糕来磨炼自己意志力的。

  2016年江苏卫视的真人秀《非凡挑战》的录制情况更为惨烈,挑战晋级过程中出现了多位明星受伤的情况,朱珠在韩国参加录制时因骨折被送上了救护车。

  录到节目最后一期,参加决赛的四组明星最后合了一张影,乍一看仿佛是残奥会现场,大家身上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其中最惨的是陈楚河,由于设计缺失,挑战过程中护具脱落膝盖直接着地,造成他右膝十字韧带断裂及半月板损伤。

  节目当时安排的挑战项目是跨越集装箱,把集装箱悬挂至半空中,让嘉宾进行闯关跳跃,这一关卡稍有不慎就会直接撞击到坚硬的钢板上。

  节目组在集装箱上包裹的缓冲软垫面积也十分有限,无法对明星进行有效的保护。

  根据网友@凝糖L的爆料,她曾经参加过《非凡挑战》的游戏测试。测试过程中多名玩家受伤,但节目组当时并没有配备专业的医护人员陪同。

  令人痛心的情况也侧面证明,节目组此前承诺的工作人员“对游戏进行安全测试”并没有实现,而是让有着安全隐患的游戏登上了荧幕。

  还有一个完全室内录制的对抗类节目《王牌对王牌》,没有室外条件的艰险,在正经演播厅录制的它竟然还能出幺蛾子。

  2018年,张杰在录制《王牌对王牌》的过程中因游戏导致缺氧晕厥,摔倒后面部擦伤。

  根据张杰粉丝后援会的声明,节目组无视了游戏的隐患与已经造成的其他艺人“耳膜疼、头晕”的影响,继续进行游戏。

  在《王牌对王牌》的回应里,节目组认为是深夜录制导致明星状态不好,互动游戏是经过专业测试的。

  但在这份回应之前,就有网友爆料称节目组此前完全知晓游戏的危险性,但并没有把游戏的安全问题放在心上。

  在这些挑战类的节目中,你能感受到节目组为了传达“永不放弃”“挑战自我”“不断进步”等等积极情感有多努力,但同时也能感受到,不少节目组在这上面走了弯路。

  但看到他们都气喘吁吁累个半死,观众只会在心里感叹“太难了好心疼”,并对节目产生恐惧,完全没有欣赏美好肉体的心情。

  虽然竞技的确能让人体会到进取的精神,但这并不意味着以明星为核心的综艺适合这么搞。

  看着那些身体素质未必比普通人好的明星,在没有足够安全保护的环境里被逼着去突破极限,观众真的能被触动吗?

  除了这些对抗类挑战类综艺,那些看似温馨治愈、快快乐乐的综艺,有时也会因为节目组的安排不当出现危险。

  在综艺《出发吧爱情》中,节目组强行给李铭顺范文芳夫妇安排了跳伞的出场方式,看起来很炫酷。

  在当天气象条件不好、不适合跳伞的情形下,节目组并没有取消这一环节,而是继续推进,导致夫妇二人的降落点变成了海上,距原定降落点三公里。

  妻子范文芳的降落非常不顺利,海浪比较大。在她掉进海里后,降落伞还被海风吹歪了,盖在了范文芳的上方,十分危险,很有可能会导致她无法正常浮起,无法把口鼻保持在海面上呼吸。

  作为一档合家欢节目,《快乐大本营》里的互动游戏有时也会出现意外。吴映洁在游戏时意外摔落,造成轻微脑震荡。

  亲子节目《爸爸去哪儿》中,因为节目组的看管不善、照顾不到位,费曼的视力因此受损,疤痕可能会无法消除。

  或许正是因为有前车之鉴,在陈小春带着孩子参加节目之前,应采儿就对节目组放出狠话,提醒节目组把孩子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在今天高以翔录制节目猝死的新闻出来后,这段话也成了所有观众想对所有节目组说的话。

  请在人身安全和节目效果之间,第一时间选择前者。别逼着节目嘉宾被迫为了效果而伤害自身,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陈楚河的经纪人曾在@搜狐娱乐的采访中透露,《非凡挑战》节目组的队医错误判断伤情,认为陈楚河可以继续活动。

  从节目上看,明星嘉宾们一个个负伤坚持,是想象中应该呈现的精神可嘉。但实际是,陈楚河为此付出了惨痛经历,而节目组甚至没有做好善后工作,帮助嘉宾的后续治疗。

  在节目的准备阶段,与其考虑如何规避掉可能需要承担的风险与责任,不如把精力花在防范于未然与后续的妥善处置上。

  王宝强曾在真人秀《真正男子汉》中意外骨折,由于身在部队军营,很快取得了妥善的医疗诊治,没有让事态恶化。

  在这些困难情形下,没有人会指责王宝强懦弱不坚持,因为受伤养病是人之常情。

  前几年有档户外真人秀叫《咱们穿越吧》,完全还原野外环境,条件恶劣,也出现过明星的受伤情况,比如宋小宝腿上划伤、张国立双膝淤青。

  国外录制综艺也出过意外,2014年《Running man》中,明星跳水上充气床时就出现过意外的颈部扭伤。

  但在积累录制经验后,韩国的综艺录制流程走向了成熟。节目录制时会配备好快餐车和救护车,《Running man》节目组甚至研究过如何应对明星出现时可能引起的人群拥挤与踩踏事件。

  令人心痛的是,我们野蛮生长的综艺生态还没有发展出对参与者有足够保障的机制,以生命为代价的悲剧就已经发生了。

  今天网友们的悲伤和愤怒,并不是要将所有涉及竞技的综艺赶尽杀绝,而是震惊于以往的疏漏和过错竟然已经那么多,到今天却依然没有为从业者敲响警钟。

  但愿这悲剧能让人们正视,即便是光鲜亮丽的明星,也应当在有生命安全保障的环境中完成自己的工作。

  谁都是人,都是该被尊重的个体生命,没有人该为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目标而“玩命”。